对不起,本站需要开启Javascript;请您打开该功能

查看大图

湖北省造宣统元宝库平七钱二分

编号:DYT2018111802
售价:议价
规格说明:直径39.62mm,重27.1g 厚2.48mm
关注度:1501
分享到:
详情介绍

  光绪十五年(1889),张之洞奉命调往湖北,任湖广总督,此后不久,便将广东的经验运用于湖北,并在湖北武昌筹建了国内第二家采用机器制造银元的官方铸钱机构——湖北银元局,该局也是张之洞来到湖北后建造的第一家铸钱机构。湖北银元局所造银元,因含银量高,制作精良,广受欢迎而行销全国。湖北银元局不仅广铸银元,而且也曾发行纸币。但因该局纸币存世稀少,极难寻觅而很少为人们所熟悉。到了宣统年,湖北省造更加寥无几。


  此枚宣统元宝湖北省造库平七钱二分由笃艺堂拍卖(深圳)有限公司有幸征集,品相完好,图文清晰,工艺精湛,是精品古钱币。钱币正面中央珠圈内镌繁体字“宣统元宝”四字,字体端庄工整,圆润大方,笔画刚劲有力,中间铸满文“宣统元宝”字样。珠圈外上端书“湖北省造”四字,下端镌繁体字“库平七钱二分”,左右两侧各镌一个对称的花饰,小巧可爱。银币背面镌一个环状盘旋的龙图案和云朵,神龙腾飞图腾,龙纹霸气侧漏,神武有力,豪气万千,大有帝王之风,定睛一看,仿佛一幅神龙翱翔天际的油画,震撼而精美,令人叹为观止。龙图四周有英文环绕,中西文化融合明显,历史意义深厚。


  宣统元宝湖北省造库平七钱二分材质珍贵,艺术价值高,由贵重金属或白银合金铸造,制作精美,版面设计优美典雅,古朴大气,银光灿烂,包浆古老,成色匀整,光泽明亮,纹饰内容丰富,图案考究,文字清秀,布局合理,线条流畅,钱文精致,声音清朗,市场流通磨损少,保存的极其完好,难能可贵。在古钱币投资收藏市场上大受藏家青睐,是罕见珍稀的钱币佳品,具有很高的保值和升值功能,收藏价值极佳。


  为什么只有七钱二分的宣统元宝,而没有一两的“宣统元宝”银元?


  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有些省最先制造宣统元宝银元,宣统二年颁布《币制则例》,规定国币以圆为单位,主币重库平七钱二分,含纯银九成,辅币有银、镍、铜币,规定银辅币有五角、二角五分和一角共三等。由于宣统帝在位时间较短,宣统元宝湖北省造库平七钱二分的铸造发行量非常稀少,十分难得,极其宝贵。此枚宣统元宝湖北省造库平七钱二分虽经历了无穷岁月,但纹路依然清晰可见,上面的迹象也见证了其历史的积淀,具有非常明显的历史过渡性特征,有着难以言喻的收藏价值。


  清代货币、纸钞、铜币并行,至嘉庆年间发行新式银元,而光绪年间铸行金、银币更多。洋务运动也影响到铸币业,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于光绪十三年(1887年)委托使英大臣在英国订购全套造币机器,并在广东钱局首铸机制银元和铜元。其后,各省纷纷仿效,购制国外机械铸造银、铜元。包括广东钱局在内,许多造币机均订购自著名的英国伦敦伯明翰造币有限公司。英国大工业的介入,使银币也沾染上西方色彩。


  宣统登基后,开始铸造宣统年号银圆。


  1889年,两广总督张之洞在广东设造币厂铸造银元。币面中央是汉文“光绪元宝”四字,周围有九个汉字“广东省库平七钱三分”,后改为七钱二分;背面为蟠龙花纹及英文,通称“龙洋”。曾委托汇丰银行代铸,并定出铸币章程,规定它的轻重大小及配合成色。分为五等:每元重七钱二分,配96%--97%足银;次则三钱六分,减配96%--96%.7成足银;再次则一钱四分四厘、七分二厘、三分六厘三种,均减配96%--96.4%足银。这五等即是后来通称的“一元”、“半元”(五角)、“二角”、“一角”及“五分”银币。起初仅在广东、福建、天津等处流通,后来盛行于上海,这是中国自铸近代银元的开始。


  此后,各省群起设厂自铸。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前后,舆论对自铸银元特别支持,康有为等纷纷上书称颂广东、湖北铸币的成效,痛陈洋钱侵蚀之害,认为自铸可以消除银两解库出入之弊,调剂钱之不足,可收利权,裕国利民。有些政府官员还认为是解决财政困难的救急良策。大利所在,不待清廷下令推广,很快就在全国范围内展开。1899年已有十多个省区设厂鼓铸银元。


  各省各自为政,管理混乱,银元原来的优点被削弱,形式、重量、成色各省不同,有的差距较大,导致各种银元的市价涨落不定。各省银元都标上了本省省名,因品质不一,互相抵制,流通不畅。各省滥铸,数量过剩。


  清廷企图把银元铸造权收归中央,独占铸币盈利。光绪二十五年下令除广东、湖北两局外,其余全部裁撤。但这个措施立即遭到地方势力反对。于是清廷又准许增加北洋、南洋和吉林三局。1905年又设铸造银钱总厂于天津,铸造金银铜三品货币。只留北洋、南洋、广东、湖北四局作为分厂。


  “光绪元宝”洋元出现不久,清朝朝野上下发生了银元以“两”还是以“元”为单位的争论,币制未能统一。多数造币厂铸造七钱二分银元,少数造币厂在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清政府制定“银币分量成色章程”法定银元为库平壹两后,铸行了部分“库平壹两”“光绪元宝”。


  以慈禧太后为首的人认为,银两是祖宗成法,过去仿铸洋元,乃一时权宜之计,不可作为定制,并攻击“元单位”是“上损国体,下失民信,内便中饱,外长漏卮”。竭力主张以两为单位。以度支部尚书载泽和新官僚盛宣怀为首的元单位派则竭力主张:“不用两钱分厘名目,只须以枚计算,期与他国货币相通。为金本位之准备,不宜执行旧日成规。而银钱流转,以商家贸易、民间日用为大宗。国家税收特其一端,若概用一两币制,揆之国计民生程度未能尽合。且货币通弊,重则私熔,亦须预防。”并从分量、成色、币制搭配和市面流通四个方面分析“两单位”不及“元单位”。


  他们一方面顶住“上谕”,一方面采用迂回战术,继续大造舆论,主张继续铸行龙洋,并于1907年拟订“铸造新银币分量,成色章程”五条,开始在天津厂试铸重七钱二分的银元。


  1908年年底,清政府先后两次把银元单位问题征求全国二十四个督抚的意见。赞成“两”单位的十二人,“元”单位的九人,两、元并用的三人。度支部主张设立币制调查局来广泛收集各方意见。不久慈禧、光绪病故,政局变动,“元”单位趁乱出了头。盛宣怀为载泽出谋:币制尚待调查,而民生日用所需,不可一日无交易之物,可暂时先照早已通用的银元(即龙洋),成色96%--97%分量不变。


  他们还拟订统一币制办法,由中央银行统一币制。在办法中设计的纸币、金币、银币和镍铜币,完全采用西法。其中银元分五等,一元银币重七钱二分,含纯银六钱四分八厘。接着发动上海总商会上书清廷,强烈反对铸一两重银币。在内外夹攻下,摄政王企图行新政收买人心,令度支部再议币制,载泽就全盘否定了两单位。


  因此,在宣统年代,只有七钱二分的“宣统元宝”银元,而没有一两的“宣统元宝”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