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本站需要开启Javascript;请您打开该功能

网剧《唐砖》 神现古代拍卖会拍品竟是马踏飞燕

  最近在爱奇艺上热播的古装穿越网剧《唐砖》轻松明快的节奏,搞笑吸睛的剧情,严谨的礼仪复原和极具视觉美感的制作水准,收获了不少网友的肯定。其中《唐砖》第15集居然出现了拍卖会,而且拍品是“马踏飞燕”!笃艺堂作为国内领先的古董拍卖公司,为大家讲解马踏飞燕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面就是《唐砖》里拍卖马踏飞燕的剧情:


  第一件玻璃制品被摆上了桌子,场子里顿时热闹了起来,玻璃本身就反光,再被强烈的灯光一照,更是显得玲珑剔透,宝光四射,说不是宝物都没人信。


  云烨没有再长篇大论的解释这是什么,手随便拍着这尊马踏飞燕造型的玻璃马,对着下面眼睛都要红起来的宾客说:“一匹马,底价一百贯。”


  等着云烨好好说道说道这件绝世珍品的人,听到这句话,几乎厥过去,萧瑀戟指云烨怒不可遏,甩开准备搀扶他的年轻官员,三两下就上了台子,迷醉的绕着玻璃马转了一圈,把云烨撵到一边。


  自己大声说:“一匹马?无知小儿,宝物落在你手,真是明珠暗投啊,一匹马?此物原名叫马超龙雀,老夫看了一圈按照相马经中所述的良马的标准对比此物,几乎无一处不合尺度。更兼得形象矫健俊美,别具风姿。马昂首嘶鸣,躯干壮实而四肢修长,腿蹄轻捷,三足腾空、飞驰向前,一足踏龙雀,龙雀惊回首,寓意大胆而风趣,一百贯,连这匹宝马脚下的龙雀都买不来,如果没人要,老夫一千贯算是收下了。”


  说完就准备抱起来拿走,一声断喝喝止了他的行动,孔颖达走了上来,打掉了萧瑀的手接着说:“老萧不老实啊,好端端的一件相马法式,你打算一千贯抢回家?老夫出一千五百贯。”


  高丽使臣回原佑高声叫道:“两千贯。”!


  场面一下子就静了下来,人人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回原佑,仿佛在看一个疯子,在大唐的人没有充分满足购买欲望之前,其他外族的人是不能张嘴的,这是李二平灭突厥人之后形成的一个惯例。


  萧瑀仿佛没有听见那两千贯的叫价,对云烨说:“小子,一千六百贯,老夫是穷人,你如果还敢涨价,我就把马砸了,谁都得不到。”


  “一千六百贯,有没有比一千六百贯高的价?刚才萧公说了,这是宝贝,想出高价的现在是最后时刻,我数三下,锤子落下,就没机会了,一……”


  云烨才张嘴数数,回原佑又开口了:“我出三千贯”。


  没人理他,云烨接着数:“二,三,成交,这匹马为萧公所有。”咣的一声锤子落下,交易完成。其实云烨很想把玻璃卖给回原佑,但是这时候,面子比钱重要。满场子没人觉得奇怪,连惊讶的都没有,似乎云烨高价卖给高丽人才是怪事。


  没人知道这种精美的不似人间所有的宝物还有多少,卖掉一件就少一件,长安的商贾见官员们已经拔得头筹,剩下的自然不会落于人后,早就准备好了云烨事先发出的号牌,随时准备开始搏杀,有实力的大家族根本就不会自己出手,直接出手的都是些坦荡无私的官员。


  高丽使节气得浑身发抖,回原佑直接站出来,指着云烨说:“云侯,你既然说今晚拍卖高价者得,为何我出了高价,你却偏偏把珍宝给了低价者?我要控诉。”


  云烨正忙着从箱子里往外掏玻璃,听到问话头也没回的说:“那是针对我大唐人而言,对你们不算数。如果有剩的,自然会轮到你,急什么。”


  大厅里的大唐官员商贾轰然大笑,差点把大厅的顶棚都掀掉了,回原佑,还有其他国家的商贾,又羞又气,怒火已经在熊熊的燃烧。只是环境不对。一个个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准备扭头就走,离开这个让他们感到羞辱的大厅。



  马踏飞燕是东汉一位大将军的陪葬品


  在1800多年前的东汉时期,这里有一位镇守张掖的长官张先生。张先生的官职为“守张掖长”兼“武威太守”,也就是全面主持张掖军事工作和武威行政工作的最高长官。这位守张掖长卒后,陪葬极为“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是一座大型砖室墓,分前、中、后三室,前室附有左右耳室,中室附右耳室。即使此墓被历年盗毁多次,但在它的最后一次发掘中,在长度不足20米的墓穴中还是挖掘出了大量珍贵文物——金、银、铜、铁、玉、骨、石、陶器等陪葬品两百余件;铸造极为精致的铜车马、武士仪仗俑多达99件,此阵势足可想见张将军出征或巡视时壮观的场面。


  就在车马仪仗队的最前列,有一匹器宇轩昂、急速飞驰的骏马,其前肢两蹄和后肢左蹄呈腾空状,后肢右蹄踩在一只飞鸟之上。可见,这是张将军最为得意的一匹领头马,快速奔跑在队伍的最前列。


  “马踏飞燕”的名字由来


  此马刚刚出土时并未受到足够多的重视。真正认识到这件铜奔马文物价值的,是著名考古学家郭沫若先生。


  1971年9月,郭沫若陪同柬埔寨王国代表团访问甘肃时抽空前往甘肃省博物馆参观历史文物陈列。当郭沫若看到了这组铜车马仪仗队,特别是在队伍最前面身长45厘米、高为34.5厘米的领头马时,他眼前突然一亮,并叫工作人员拿出来让他端详。郭沫若认为这匹铜奔马的考古和艺术价值非同小可,并欣然将其命名为“马踏飞燕”。


  马踏飞燕为我国古代雕塑艺术史上神奇而稀有的瑰宝,现为中国旅游图形标志,既体现了中国旅游文化的深厚低蕴,而且象征着中华民族的腾飞!意思是:奔马正在作凌空掠过燕背的飞驰;飞燕是用来比喻良马之神速。


32fa828ba61ea8d3e35ec6729a0a304e251f5843.jpg


  马是古代陆地上速度的象征,而燕子是天空中速度的象征。马踏在飞燕身上,有一种“天马行空,无所羁缚”的感觉,充满体现了自由与开放!马踏飞燕具有的蓬勃生命力和一往无前的气势,更是中华民族的象征!


  马踏飞燕也叫东汉铜奔马,别称马超龙雀、铜奔马、马袭乌鸦、鹰掠马、马踏飞隼、凌云奔马等,为东汉青铜器,1969年10月出土于甘肃省武威市雷台汉墓,现藏于甘肃省博物馆。东汉铜奔马身高34.5厘米,身长45厘米,宽13厘米,重7.15千克。形象矫健俊美,别具风姿。马昂首嘶鸣,躯干壮实而四肢修长,腿蹄轻捷,三足腾空、飞驰向前,一足踏飞燕。一匹躯体庞大的马踏在一只正疾驰的龙雀背上,小龙雀吃惊地回过头来观望,表现了骏马凌空飞腾、奔跑疾速的雄姿。铜奔马微微地偏向一侧的头高昂着,前面头顶的鬃毛和后面的马尾一致向后方飘飞,浑圆的躯体呈流线型,四肢动感强烈,三蹄腾空,右后蹄踏一展翅奋飞、回首惊视的“风神鸟”龙雀。


1542956815778276.jpg


  东汉铜奔马是在汉代社会尚马习俗的影响下产生的具有重要价值的青铜工艺品。马是汉代社会的重要交通工具、军事装备和农业生产畜力。汉朝政府给马立“口籍”,武帝作《天马歌》,马在各种场合被神化和奉颂。


  汉代社会盛行车马冥器随葬,视马为财富的象征。汉代的“车马出行仪仗队”和“出行图”在墓葬壁画和画像石、画像砖上是常见题材。铜奔马别具一格,与其他车马相互衬托,体现了墓葬随葬冥器的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统一。汉代开拓疆域,通西域,设河西四郡,马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根据河西汉简的记载:马被广泛地用于交通驿站、长城防御、军事行动、民族和亲等方面。史料记载,汉武帝曾三次派人到西域求乌孙马,马在汉代可谓战功赫赫,功绩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