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本站需要开启Javascript;请您打开该功能

笃艺堂瓷器征集带您了解龙泉窑的演变历史和特点

c1326c580717619b73a8674eb6eb8f33.jpg


  一、龙泉窑的地位及工艺


  文献记载:“瓯江两岸瓷窑林立,烟火相望,江上运瓷船只往来如织”,在历史上,龙泉窑是宋元时期全国最大瓷业中心。


  龙泉窑以龙泉市域为中心,包括了浙江省西南部的庆元、莲都、云和、景宁、松阳、遂昌、缙云、青田、永嘉、文成、泰顺,以及福建省的松溪、浦城等众多县(市、区),甚至远及两广以及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形成了一个窑场众多、分布范围广阔的青瓷窑系。


  据第三次文物普查结果,龙泉窑发现窑址600多处,其中龙泉境内有近395处,据最新的调查,我们又在龙泉境内地畲、大姜岙等地发现多处宋元时期的遗址。


ab00885e6e3ea7e620bf76ddb65eaa60.jpg


  中国田野考古先躯陈万里先生曾说:“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说明龙泉窑的重要地位。


  龙泉窑在中国的青瓷窑系中虽然大器晚成,但它博采众长,形成了一个文化内涵庞杂、窑址分布广阔、窑业规模空前的青瓷窑业系统,倍受世人青睐。


  它整合了南北瓷业技术,集青瓷技艺之大成,并融和了越、汝、婺、瓯等瓷窑文化,在“官窑”和“民窑”不同文化层面甚至海内外文化的相互碰撞中,最终在宋元之际把青瓷烧制技艺推上历史巅峰。


022a9e807cbdf472623bf399f30b199a.jpg

龙泉窑青瓷如意耳把杯一级

1972.8湖州市下昂皇坟山宋墓出土


  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中,龙泉窑开创的“哥窑”、“弟窑”青瓷以鬼斧神工的传统技艺、如翠似玉的精美釉色、端庄典雅的精典造型影响着东西方人的生活方式和审美取向,在人类陶瓷发展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世界商贸文化交流史中对人类产生着至深的感召力。


  宋代庄绰《鸡肋编》载:“处州龙泉县……又出青瓷器,谓之祕色。钱氏所贡,盖取于此……宣和中,禁庭制样需索,益加工巧。”


  明人陆容《菽园杂记》中对龙泉窑制瓷情况曾记录:“上等价高,皆转货他处,县官未尝见也。”


  宋代以来,龙泉青瓷上等产品即被列为贡品,并按规定样式生产皇宫所需产品。


  传世宋代龙泉青瓷在清宫中使用或收藏的地点均集中在乾隆皇帝幼儿、成年、亲政及预备归政后居住之所,乾隆御制诗也多次针对宋代龙泉青瓷,说明清宫和乾隆本人对于龙泉青瓷的重视。


056015ca75fe6a83ad16b5d71acbfea8.jpg

南宋龙泉窑粉青釉花口盘一级开禧

乙丑十二月庚申胡紘夫人纪年墓出土


  古代龙泉青瓷器物造型多种多样,既有各类盘、碟、碗、盏、壶等日用器皿,也有水注、笔筒、笔架等文房用具,还有鸟盏与各式香炉,更值得注意的是出现了不少仿制青铜器和玉器的青瓷造型。


  这表明龙泉青瓷工艺上的成就受到社会各阶层的喜爱,反过来也受不同层次审美需求的影响。


  至迟从唐代开始,中国瓷器即作为新兴的商品进入国际贸易行列。宋代,在“市舶之利以助国用”的政策激励下,中国瓷器开始大规模的输出。


  宋、元、明时期龙泉青瓷的外销量是中国瓷器中最大的,成为当时中国对外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主角之一。


  南宋赵汝适《诸蕃志》和元代汪大渊《岛夷志略》于此多有记载。特别是当代丰富的考古资料和世界各大博物馆的收藏陈列证明,龙泉青瓷自宋代以来远销亚、非、欧等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14世纪后半叶至15世纪,琉球是当时中国陶瓷贸易的重要中转地。阿拉伯半岛的巴林岛,甚至远到津巴布韦和南非联邦,都有数量可观的各时期龙泉青瓷出土。


  在欧洲龙泉青瓷被称为“雪拉同”(celadon),至今仍流传着美丽动人的故事。在土耳其的托普卡帕皇宫珍藏有大约1350余件龙泉青瓷,大多数是元代和明代初期的产品,这些中国青瓷在奥斯曼人眼中是权势和财富的象征。


  龙泉青瓷自它登上世界陶瓷史的舞台,就扮演着文化使者的角色,并承担起传播陶瓷文明的重要使命。


52a8636f7729188cd30a86cf03784707.jpg

日本出土的北宋晚期-南宋早中期

龙泉窑刻鱼纹青釉碟


  已故的国际陶协主席珍妮特·曼斯非尔德说:“龙泉青瓷的唯美釉色是国际陶瓷的标杆。”宋代是中国陶瓷的又一个高峰期,主要表现在官窑、民窑两大系统都蓬勃发展,出现了“官、哥、汝、定、钧”五大历史名窑,其中哥窑遗址即在龙泉。同时形成了越窑系、龙泉窑系、耀州窑系、湖田窑系、建窑系和定窑系等几大窑系。


  在这样一个良好的氛围中,再加上宋朝皇室南迁至浙江临安,在朝野的推崇下,使龙泉窑青瓷能够吸收各种青瓷制作技艺,在南宋时期登上青瓷发展的历史巅峰。龙泉青瓷形成了青釉配制、多次施釉、厚釉烧成、开片控制四大独特传统烧制技艺。


  在青釉配制技术上,制釉的主要原料为紫金土、瓷土、石英、石灰石、植物灰。配制过程是将上述原料分别焙烧、粉粹、淘洗后按比例混合制成釉浆。


  好的釉的配方需要数百次试验才能成功,多以师徒或家族相传,秘而不宣。窑工们在青釉配制中使用石灰碱釉,配制出“粉青”、“梅子青”的精美釉色。


99779ccb182ed9a0260fd8408a4cbb63.jpg


  在施釉技术上,采用多次施釉的方法,将坯体晾干、素烧、施釉,然后再晾干、素烧、施釉,如此反复多次,最后烧制成温润如玉的厚釉青瓷。艺人们利用素烧和多次施釉的工艺技术,以厚釉装饰来达到如玉的审美效果。


831d38cf55e53a5cace6b9edc9f3c7fd.jpg

龙泉窑多层釉标本(未烧熟)

龙泉大窑采集


  在厚釉烧成技术上,龙泉青瓷烧成过程分烘干、氧化、恒温、还原、降温五个阶段。龙窑中青瓷烧成有多样的装烧方式。


  厚釉青瓷烧成难度大,温度偏高或偏低,都达不到如玉的效果。窑工们可根据长年积累的经验,通过观察火焰颜色及其它手段,熟练掌握用肉眼判断窑内温度气氛的火控技术,控制窑内烧成温度、时间与气氛,甚至能在最长可达97米的龙窑中烧制数以万计的大批量青瓷。


25ce73f9bae3dc783c787a5d72928290.jpg

龙泉窑薄胎厚釉标本

溪口瓦窑垟窑址出土


  在开片控制技术上,釉面开片技术主要是利用胎釉膨胀系数不同,控制胎的配方,同时配以热胀冷缩的技术处理,使釉面开片或不开片,开大片或开小片,产生龙纹、鱼纹、蟹爪纹、冰裂纹等象形开片。


  同时根据开片纹样,嵌以不同颜色,形成“金丝铁线”、“文武开片”的艺术效果,使材质美、自然美、装饰美达到了完美地结合,从而取得良好的艺术效果。


25683b9b57649ca979a35c4a491440c8.jpg


  龙泉窑南宋中期~元代吉字瓶(局部)斜开片与直开片并存龙泉市博物馆藏以这种高超技艺生产出来的高品质青瓷产品倍受国内朝野和世界人民的青睐,供不应求。龙泉窑在元、明时期迅速扩张,大量出口,影响到江西、福建、广东、广西等省甚至东南亚国家的瓷业发展。其窑业之盛、技艺之精、分布之广、产量之丰、延续之久、影响之大令人叹为观止。


  二、龙泉窑的历史沿革与风貌演变


  1、步履蹒跚的早期龙泉窑(公元3-10世纪)


  根据朱伯谦先生所著的《龙泉窑青瓷》中所述,龙泉及周边地区陆续发现的一批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古墓,墓内出土的瓷器与越窑、婺州窑、瓯窑的产品有些差别,具有自己的特色,由此推测龙泉窑可能源于三国两晋时期。


  根据最近的考古资料,在龙泉县境内的金村、安福,以及周边的黄坛、界首、石帆、吕步坑等地陆续发现了唐、五代时期的窑址。


  唐至北宋初期共有27处窑址,具备了一定的窑业规模,制瓷技艺已相当成熟。其产品釉色淡青,青中泛黄,基本形成龙泉窑早期产品淡青釉的特征。


d6bbbe61dfe599afc6b6af08b2eb2c31.jpg

  龙泉金村窑址出土淡青釉标本2


  2、快速发展的北宋龙泉窑


  北宋时期是龙泉窑的快速发展期,在生产规模和制瓷技艺上都有了很大的突破。宋代庄绰《鸡肋编》记载:“……宣和中,禁庭制样须索,益加工巧。”


  叶寘在《垣斋笔衡》中记载:“本朝以定州白磁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江南则处州龙泉县窑,质颇粗厚。政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


  从以上宋代文献可看出,龙泉青瓷可能在五代,至迟在北宋政和之前列为贡瓷,宣和年间龙泉窑追求益加工巧,根据宫廷的需要按样稿烧制宫廷用瓷。


  而在《垣斋笔衡》中未提及越窑,可以推测北宋晚期,越窑可能已在朝廷的视阈中消失,“龙泉县窑”渐渐取代了越窑的地位。


ecd7f8a0b8780e81382c576bb8e1c571.jpg

北宋龙泉窑刻花牡丹纹粉盒

龙泉博物馆藏


  北宋时期龙泉窑规模迅速扩大。以龙泉市的金村、大窑、安福、大白岸和庆元县上垟等为中心,逐渐向南向东沿瓯江流域扩展,目前已发现的北宋遗址多达159处。


  北宋龙泉窑器型有碗、盏、盘、碟、壶、瓶、炉、罐、多罐瓶等各种造型,古朴大方,式样丰富;釉为石灰釉,器物胎骨多呈灰色,釉色多为艾叶青或略为偏黄的色彩,透明度和光亮度较好,比较清新亮丽,却又不飘浮。


  胎壁薄而均匀,胎釉结合致密。装饰手法基本上是采用刻划技法,刻划的纹饰清晰明亮。


  刻划刀法有宽有窄,有深有浅,当地现今俗称“半刀泥”。运刀有轻重缓急,体现出刻线的节奏与韵律。器物装饰高雅洁净,层次分明,划纹舒展、流畅自如,动静对比强烈。


22337c08051dc70b8a70da955f7be95d.jpg

龙泉林垟乡秋畈村元丰墓出土

刻花盂口罂


  3、登峰造极的南宋龙泉窑


  南宋赵彦卫《云麓漫钞》记载:“青瓷器,皆云出自李王,号秘色。又云出钱王,今处之龙溪出者,色粉青,越乃艾色……近临安亦自烧之,殊胜二处。”可见在临安官窑之前龙泉窑已能烧制出粉青色的青瓷。因宋室南移至临安,宫廷对龙泉青瓷审美上和经济上的需求,使龙泉青瓷生产质量和生产规模迅速地提升。同时因为越窑的衰落,龙泉青瓷担当起传承重任,迎来很大的发展机遇。


  经考古调查发现,在龙泉大窑、金村、溪口、梧桐口、小白岸、大白岸、道太、松溪、安福、安仁口、黄金坑、武溪,及周边各县的上垟、梓枋、水碓坑、湖山镇、大溪滩、碗窑山,甚至泰顺、文成、永嘉等地都有青瓷窑场,窑址达316处,形成了庞大的龙泉窑系。


  南宋龙泉窑产品造型非常丰富,有各种礼器、食用器、卫生用器、照明用器、文房用器、娱乐器、祭器、明器等。


  纹饰则比较简练,主要有弦纹、莲瓣纹、牡丹、龙、凤和鱼纹等,也有许多器型素面而无纹饰,可能与宋代的审美有关。


6bd928d6e1c398312c1f46d0a77b3acb.jpg

衢州市柯城区浮石乡瓜园村南宋咸淳十年

(1274)史绳祖夫妇墓出土束口盏


92e96b3b0bdd4bb904e9002eaec4de84.jpg

丽水南宋嘉定壬午年(1222)

李垕妻姜氏墓出土龙泉窑菊花鼓钉三足炉


  南宋的龙泉窑,在工艺和制作上,都有很高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一是改进坯料的配方。坯料从原来以瓷石一元配方,改为瓷石和紫金土二元配方,以增强其耐高温强度。二是改进青釉的配方。在釉中增加了含K+、Na+量较高的本地原料,从而增加了釉的高温黏稠度和熔融温度范围,这种釉被称为石灰碱釉。并配制出粉青、梅子青的精美釉色。三是创新工艺技术。采用素烧和多次施釉的工艺技术,能烧制出温润如玉的青瓷品质。四是开创哥窑、弟窑的产品。哥窑为紫口铁足,釉面开浅白断纹,风格古朴端庄,纹饰奇丽。弟窑则为白胎,常见朱砂底,釉面不开片,莹润、优雅、简洁、洗炼,如翠似玉。


fa60440e9d6621f946d5d9009a30b74c.jpg

松阳博物馆藏南宋龙泉窑凤耳瓶


  4、迅猛扩张的元代龙泉窑


  元代疆土辽阔,各种文化大交融,经济贸易活跃,龙泉青瓷大量出口,窑业迅速扩张。沿瓯江两岸,瓷窑众多,其生产规模盛况空前,窑址多达445处。


  众所周知,20世纪七八十年代在韩国新安海域考古发现的元代沉船上有20000余件陶瓷器,其中有一半左右为龙泉青瓷。


  这从一个侧面揭示了元代龙泉青瓷的发展现状,说明其影响力波及海内外,这从南海的大量考古资料中也得到佐证。


  元代中后期一些龙泉青瓷器型硕大,胎壁增厚,釉层相对变薄,玉质感与南宋相比相对欠缺。但元代的器型层出不穷,花色品种丰富多样。


  在装饰方面重纹饰,形式多样,多采用刻、划、印、贴、镂和褐色点彩等各种装饰技法。


  在青瓷胎釉配方上,继续改进,胎中铁含量明显降低,白度进一步提高;釉中钙、镁含量进一步降低,而钾、钠含量进一步提高,使得釉在高温下黏稠度继续提高,烧成温度范围继续拓宽。


7a7b6b36b8292942d61c18b7c3167ba2.jpg

元代龙泉窑贴凤纹玉壶春瓶龙泉市博物馆藏5风采犹存的明代龙泉窑


  据《大明会典》载,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明朝宫廷供用器皿等物,数少者“行移饶、处等府烧造”。


  同时,我们2006年至2007年对龙泉窑枫洞岩遗址的大量考古资料可佐证,当时仍有烧制如“五爪龙纹盘”等御用青瓷,发现有“官”字火照等御用窑具,可见明早期龙泉窑还在为宫廷烧造官器,龙泉窑青瓷生产依然繁荣,产品质量较高,畅销海内外。明中期以后逐渐衰落。


78e66a8ceccc34c5959b2adaa207f0ab.jpg

大窑枫洞岩窑址出土明代刻花五爪龙纹侈口盘


a6496b36309f58faec27442c4ab7d28a.jpg

大窑枫洞岩窑址出土刻“官”字款火照


  5、明代中晚期多数器物胎体厚重,胎色白中发灰,釉层透明度较高,成型草率,质量粗糙。


  其装饰方法基本承袭了元代的刻、印等方法,但是在纹样的结构、形象以及刀法上比宋代、元代大为逊色,工整规矩的纹饰稍显呆板,刻花常常按照花纹外沿运刀,运刀的轻重、起落、宽窄,粗细都不甚讲究,缺乏节奏和韵律的感染力。


  但在装饰题材上略有拓展,常出现山水人物、历史故事、二十四孝等故事画面,以及刻有“福寿”、“金玉满堂、福如东海、长命富贵”等吉祥语款。


c9b06d0b41400fb61d3cba0cc478636e.jpg

明代龙泉窑刻花碗龙泉市博物馆藏(龙003431)


  6、逐渐式微的清代龙泉窑


  清代龙泉窑窑场所剩无几,只有大窑、孙坑等少数地方在烧造青瓷,至清末时处于濒危状态,但并未停烧。


  其中孙坑窑建于乾隆年间,至少延续到民国九年以后。这时的龙泉青瓷产品胎质粗糙,胎骨灰白;釉层薄而透明,釉色青中泛黄。


97d7755f0d460bea9533eeb568c822d3.jpg

清代龙泉窑刻花凤尾尊(一侧铭有“孙坑村弟子还恩范贞耀叩首百拜”文字)


  三龙泉青瓷的美学内涵


  亘古不衰的龙泉青瓷,其强大的内在生命力源自于人文精神的有力支撑。龙泉青瓷散发着温文尔雅、超凡脱俗的气质,形成了温润、沉静、典雅、清远的审美特征。


  其中凝聚了儒家、道家、禅宗的传统文化思想,将中国传统自然观与人文精神高度地统一于一体,体现出典型的东方美学意境。


e23d88b9bed24c24f3b52949888130a7.jpg

四川遂宁金鱼村南宋窖藏出土龙泉窑簋式炉现藏于四川宋瓷博物馆


  孔子云:“夫玉者,君子比德也。”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玉具有仁、智、礼、义、信五德的完美人格意向。


  这种完美的人格意向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在宋代,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青瓷之美,绚烂之极,又归于平淡,与玉的品质极为吻合。所以,比德尚玉是龙泉青瓷的核心审美价值取向。


  釉是龙泉青瓷之魂,釉色之中饱含着窑匠们对大自然独到的感悟,也体现了“天人合一”的文化观念。纵观历代龙泉青瓷产品,器物造型流畅和谐,形体变化伸缩适度,上下呼应对照,左右对称均衡,主次明确,比例匀称,刚柔相济,体现着一种圆满中和的美。在审美活动的发生与审美境界的构成上,龙泉青瓷既注重材质本身的自然,同时也极为重视作为主体人的介入,平淡简约、如冰似玉的青瓷风格正是两者的完美结合。因此,龙泉青瓷品格得益于龙泉的青绿山水和原真材料,也得益于巧夺天工的青瓷技艺及人文精神的倡导。


  龙泉窑是一个庞杂、深厚的青瓷文化集成,既有官窑的成分,也有民窑的成分。无论在造型还是装饰上都体现出传统哲学思想、宫廷审美、民间信仰的相互碰撞和相互影响。


  南宋皇宫青瓷礼器如琮式瓶、鬲式炉等的造型大多源自商周的青铜器,体现了南宋王朝渴望收复江山的意愿和固守汉文化的心理。


  宗教、植物、动物、人物、文字等各类装饰纹样,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内涵深刻,反映出不同时期的社会心理,折射出不同生活情趣和审美理想。


8447de6142fa041d1a1d9869a4f4201c.jpg

元代龙泉窑吉字瓶现藏于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


  笃艺堂长期征集陶瓷器,常年开展大中小型规模的古董拍卖会及瓷器专场拍卖会。瓷器征集电话0755-28283382 官方网站:http://www.duyitang.com